首页 > 都市小说 > 谁可倾国 > 第八十五章 9

第八十五章 9(1/1)

目录
好书推荐: 我在考古系看到的那些诡异事 美人鬼心 枕上欢宠:隐婚总裁难伺候 我的绝美女总裁 我的少妇邻居 女妖的秘密情人 一号特卫 偷心高手:盯上美女上司 全职房东 我意花丛

谁可倾国第八十五章 9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小花见来人竟然是空空儿,只觉脑中嗡的一声,半日方才回过神来,一咬银牙,解开腰间的绳索,用脚尖紧紧勾住了,自己站起身来,借着那绳索之力,斜立在横杆之上,一支羽箭已是瞄准了空空儿。

耶律隆与空空儿隔空相望,任宋兵在脚下狂叫乱嚷,连声大喊“抓刺客,抓刺客,”都仿若听而不闻,手中紧紧握了自己的兵器,目不转睛地盯着彼此,却是在防备对方暴起发难。正僵持间,忽见又有一道白影闪过,原来是风行空飞身而起,立在了两人中间的一根桅杆上。

风行空左右转了转头,眯着一双红色的眼睛,缓缓打量了他二人一眼,冷冷说道:“原来又是你们两个!上次我军攻打北汉,你们夜袭大军草料场,这笔帐我还没有好好和你们算算;此次我大宋发兵攻打南唐,你二人居然又来偷袭!莫非这普天下的事情都和你们有些干系?还是你当我大宋的军营是你家的后院,居然想来就来,说走就走。”

空空儿听了,呵呵一笑,高声道:“风将军,别来无恙。老夫见大宋在北汉无功而返,此次到南唐无非凑个热闹。只是每每见你们架势十足,竟是个银样蜡枪头,只中看,不中用。还请风将军千万当心,这次可千万别又在长江上翻了船,落个‘周郎妙计安天下,赔了夫人又折兵’的下场,哈哈哈。”

风行空瞪了一双红色的眼睛,恨恨望了空空儿一眼,冷笑道:“想那北汉朝廷不过是辽人的鹰犬,你空空儿更是鹰犬的走狗,又有什么资格和我大宋一论高下。”

空空儿听了,也不恼怒,嘻嘻笑道:“风行空,你我又何必在这里扯谈。老夫不过路过此地,见这里人来人往,似有故人,便来讨口酒喝,既然你不愿留客,老夫便先走一步了。”

风行空见空空儿转身便想往江岸遁去,身形一起,早已拦在了他的身前,空空儿被风行空逼得后退了一步,见无机可寻,一个筋斗落在了船头。

只见风行空足尖一点,也已经轻轻落在了甲板上,手中折扇轻挥,冷笑道:“空空儿,你休要花言巧语,以为能瞒得过我。你今夜前来,无非是得知圣上正在营中,你探营是假,行刺是真。你若不肯乖乖束手就擒,我就让你亲身查验查验,看看我大军中这万名的弓箭手,可都是中看不中用的?”

小花听了,赶紧抬眼四顾,果然见主舰四周早已围拢来大大小小几十艘战舰,每条船舷旁都挺立着数百名弓箭手,弯弓搭箭,齐齐瞄准了空空儿和耶律隆,小花见了,手心里暗暗捏了把汗,却是为耶律隆担忧不已。

空空儿见无数黑压压的弓箭对着自己,哈哈一笑,忽地一扬脖子,对着高处的耶律隆笑道:“隆少侠,为何你今夜也有这番雅兴,竟随我而来?莫非是你见这江中月明,故来陪老夫船中赏月。只是我听说当日你从辽皇手里抢回了你那美娇娘,原来便是小周后之妹,没想到隆少侠竟与南唐李煜做了连襟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耶律隆听了,已知空空儿想拉自己下水,冷笑一声道:“空空儿,今夜我二人非友非敌,还是各走各路吧。”

空空儿仰天一笑:“哈哈,隆少侠,我也正有此意,既如此,请了。”

风行空听他二人对答,一旁眯了双眼,也不言语,将折扇举在身后,却是示意弓箭手准备放箭,忽见空空儿笑声一顿,身形暴起数丈,绕过自己,竟直往船舱中扑去。

风行空一惊,刚想飞身拦在身前,冷不防耶律隆半空中一声大喝,一剑向自己飞刺而来。风行空见了,赶紧后退一步,折扇哗啦一声便将剑锋轻轻挡了开去,却没想到耶律隆不过只是临空虚晃一招,身形一刻不停,竟是往对面的船舰上去了。

风行空见耶律隆突然弃船而去,也不由愣了一下,见空空儿一柄弯刀呼呼作响,早砍翻了守在舱外的数名大将,闯进了船舱,倒也不敢去追,大叫一声:“来人,保护皇上。”自己飞身上前,也抢了进去。

其他船舰上的兵士见耶律隆脱身而出,忙举起弓箭来,嗖嗖嗖千箭齐发,向耶律隆射去。

耶律隆挥舞着一柄宝剑,剑气飞溢,如同银色的月光一般,将周身护得是严严实实,左闪右挡,那箭便尽数落入了大江之中,足尖在船头轻轻一点,便已跃上了甲板,还未落定,便见第二波箭雨又已到了身前。

小花见那些羽箭如同雨点一样向着耶律隆倾泻而下,心中大急,忙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的锦袋,向着最近的一艘战舰抛了出去,身后一箭却是正中那锦袋,只见一股灰色的烟尘从半空中飘散而下,纷纷扬扬地落在了那些个宋兵的头上。

船上的宋兵们尚未意识到发生何事,便浑身抽搐,口吐白沫,一个个倒在了地上,更有十几个靠近船舷的兵士立足不稳,扑通扑通,接二连三地掉入了那江水之中。小花见了,赶紧又向另一艘船舰远远扔出了一个锦袋,也是一箭射穿,便见又有一船的兵士中了毒烟,顷刻间便倒地不起。

其他船只上的宋兵见了,无不惊惧万分,有几个眼尖的一眼瞥到到了小花,忙指着小花大喊大叫道:“快,快射,那里还有一个女刺客。”

小花见已被人发现,忙忙攀了帆绳准备向高处而去,却见耶律隆趁着箭雨骤歇,几个起落已赶回到了自己的身边,转身便将那些朝着小花飞来的乱箭挡了开去,又砍断了帆蓬上的绳索,将一张大大的帆蓬反卷了起来,那帆蓬都是厚实的油布所制,居然也替他二人遮了不少射来的羽箭。

耶律隆将小花护在身后,百忙中对望一眼,见彼此安然无恙,都是心中松了口气。耶律隆见无数羽箭几乎快要将帆蓬射成了个筛子,心中一个思量,奋起一剑砍断了脚下的横杆,趁着身下兵士大叫着四散逃避,抱着小花飞身一跃,竟又返身回到了那主舰之上。

主舰的船舱中正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之声,无数的将领兵士在舱门外挤成一团,见不得进去,便围在门口大声呼喝,忽地见耶律隆和小花去而复返,又折了回来,不由大吃一惊,赶紧朝他二人围了过来。

耶律隆见了,一柄宝剑在手中快如闪电,一道道寒光之后,身前身后的兵士便呼啦啦倒成了几排,其它的宋军兵将们见了,虽然脸有惊惧之色,却仍然是咬牙冲了上来。

小花见兵士们越围越多,便从怀中取了四五个小小的瓷瓶出来,朝船上几个不同的方位扔了出去,只见那些瓷瓶啪啪啪的甲板上摔了个粉碎,一股淡青色的液体从里面飞溅了开去,立刻便散发出一种浓烈刺鼻,令人窒息的气味。

小花早已屏住了呼吸,疾步上前,伸出一只小手却是掩了耶律隆的口鼻,又赶紧从怀中取了两颗解药出来,与耶律隆一人一颗,吞了下去。不过眨眼的功夫,便见船上的宋军们个个手抓着咽喉,连声咳嗽不止。

其他战船上的将士们见了,在一旁是目瞪口呆。不一会儿,见那些中毒的兵士们似乎是连呼吸都觉吃力,脸庞紫涨,躺倒在甲板上只是哀嚎不已,忙连声高叫道:“放箭、放箭、快放箭!”

耶律隆见了,拉了小花的手,大步跃过地上的兵士,转身进了舱中。刚一踏进舱门,便见眼前一白一黑两条人影一闪而过,竟是那空空儿和风行空又同时窜了出来。

耶律隆和小花回头,见空空儿和风行空两个在空中连拆了十几招,方才落在了船头,衣襟之上均是血迹斑斑,便知他二人刚才在舱中肯定是恶斗了一番。

耶律隆见空空儿身形狼狈,不由皱了皱眉头,此刻大敌当前,若要脱身,也只能助空空儿一把,心念于此,刚想拉着小花出舱而去,却见一根铁棍突然斜地里刺出,一棒向自己头顶打落下来。

耶律隆淬不及防,也吃了一惊,连忙闪身避过,只见那铁棍上下翻飞,呼地一声,又已攻到了自己的身前。

耶律隆急忙回头,见船舱中满满当当站的都是人,个个身披铠甲,手中拿着刀枪斧戟各式各样的兵器,头上大汗淋漓,似是人人刚刚都大战了一场,其中便有一个身披金甲的战士,将一根铁棍舞的是虎虎生风,顷刻间便对着自己连攻了十几招。

耶律隆见那金甲战士一根铁棍不仅力道刚猛,更是灵活如蛇,行随意动,在狭窄的船舱中竟逼得自己是连身闪避,也不由暗暗叫了声好,正想挥起宝剑,转守为攻,却听那金甲战士猛地大喝一声,铁棍突地一转,竟掉头向小花攻了过去。

耶律隆一惊,飞身便想挡在小花身前,却不料舱中的将士们见金甲战士向小花而去,个个发了一声喊,举起手中的武器,向耶律隆围了上来。

耶律隆见了,不由焦急万分,一柄宝剑挥舞得如同长虹贯日一般,白光闪处,剑气在舱中只是四散横飞,只听唰唰唰唰,那些将领们顷刻间便个个身中数剑。耶律隆见他们全身如同血人一般,仍是奋不顾身拼命搏杀,也不免暗暗纳罕,剑锋所指,又多了三分内力,宝剑铮铮作响,削铁如泥,将那些刀枪斧戟一一砍成了两段,只是人多地窄,一时也不得脱身而出。

小花见那铁棍突然朝自己而来,也是吓了一跳,赶紧低头俯身,慌慌张张避了过去,手中片刻不敢迟疑,数枚银镖齐齐向那金甲战士掷出,却被他的铁棍一一挡了开去,深深扎入了舱壁之中。

小花见了,赶紧摘下身后的弯弓,嗖地一声,抬手便是一箭,金甲战士急忙闪身避过,却听嗖嗖嗖,又有三箭已是破空而来。

金甲战士大喝一声:“好箭法”,将一根铁棍在胸前飞速旋转,挥舞地仿佛铜墙铁壁一般,竟又将那些飞箭一一挡了开去,舱中狭小,只听有人连声哎哟,似是已被乱箭射中,混乱中倒也看不清是谁。

小花见箭袋中已经空无一箭,脸色不由微微有些苍白,刚想探手入怀,却见那金甲战士身形毫不停滞,挺身一跃,铁棍又已是当头打落了下来。

耶律隆在一旁见小花危急,早顾不得了,挥剑飞速向将领们的腿上刺去,那些个将领立足不稳,终于被他统统放倒在地。

小花正在舱中抱头乱窜,狼狈不堪,见耶律隆向自己冲了过来,心中大喜,却不料那金甲战士见其他将领受伤倒地,心神竟丝毫不乱,一招一式仍是凌厉无比。

耶律隆见小花被逼到舱角,早已是无路可退,一根铁棍却是往她咽喉直击而下,不由拼了全身力气向前一跃,手中宝剑一挥而出,口中大叫一声:“小花。”

就在那千钧一发之刻,只见那铁棍离小花咽喉不过两三寸而已,却是硬生生地停在了那里。

便在同时,耶律隆宝剑也已刺到了那金甲战士的胸前,离他的心脏不过毫厘之距,也是生生顿住。

舱中三人仿佛一瞬间被定住了一般,各自站在原地,脸上青白交错,都是汗如雨下。地上受伤的将领们见了,也是圆睁着一双双眼睛,半天做声不得。

小花发了半天呆,见那舞棍之人竟是个头发花白的老者,身披一身金甲战袍,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,一双虎眼炯炯有神,不由咬了咬下唇,低声问道:“你,你便是那大宋皇帝赵匡胤?”

目录
新书推荐: 男神心计之阳光刺青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我的绝色女仆 极品纨绔 纨绔的守护 极品钥匙 步步青云 极品美女办公室 美女的花心护卫 冷艳总裁爱上我
 返回顶部